竟然第三篇就讓我打出了疑似髒話的東西。
真的很暗!

期末考期間我一邊唸書一邊趕報告,某天莫名奇妙全部都出現丟了檔案給我,沒說誰最後整理卻莫名奇妙變成是我。跌破掌心痛得要死我還不是忍著痛打字!除了抱怨兩句之外,我有抗議什麼嗎?
那為什麼可以有人從頭到尾什麼事都沒做?
大家都分到一份了,為什麼可以一點心力都不出?
總共只採訪三天,第一天不來竟然到最後才說。我可以體諒你需要工作到早上八點,休息一下可能睡過頭,但是麻煩你給點誠意!
紀錄只有三天份,都已經兩個人分配一份檔案了,為什麼你可以什麼都不做?直到檢查作業前一天才知道原來要做作業嗎?民間到底有沒有在上啊!「作業做完了嗎?」這種詢問語氣,誰會想理你啊!髮夾是活該幫你做嗎?他何其無辜,跟你同組,兩個人的工作等於他一個人在做!
到了考前最後一段空閒,我要髮夾再拿一次音檔給你,請你看看能不能整理出什麼故事。我很努力在說服我自己不要讓私心影響,你呢?一樣什麼都沒有!連點誠意都沒有!
到了最後,我只要求你寫篇日記,只是一篇日記一點格式都不要求,連這樣都不做,要我怎麼甘心在最後打上你的名字?
我已經做到最後的讓步了,不好意思,這是最後的底限。你什麼都沒做,就別想我打上你的名字。
民間文學這門課,最重的報告你沒有分數,自找的。
現在我把話挑明了,考卷我可以花四分之一告你一狀,我交稿的時候一樣可以口頭上再告你一狀!


我直接點名了,劉先生,曹先生,不要再說我參私人情感,東西沒做是事實。
還有,當初你說我不喜歡他好像是因為她的關係,這樣他很無辜。我記得我一開始就說了,因為你現在跟他好,我不提!讓你自己去看,自己去判斷這個朋友值不值得交!不要再誤會我因為那個女人而厭惡他,我是完完全全看不起這個人。難怪會被大姊頭拋棄。

對,私底下我看不起他。但是我不會帶到公事上,除非像現在這樣離譜到一個境界。
那天他沒來我不想幫他印講義,你說要我別雜私人情感,那你想不想知道,上次印講義的時候他完全不管我死活!印講義這種事是私事不是像民間一樣的公事,卻因為有旁人在我非得替他做事,還不停的要我別參雜私人感情,能想像我的心情嗎?
你知道了些什麼足以這樣說我?
能稍微體會一點我的心情嗎?
能不能稍微體會一點,我被朋友背叛的心情?
你們跟他好,我不想強力影響你們的觀點,跟我跟你說的一樣,我讓你們自己花時間去看!看清楚這個人長什麼樣子,看清楚他怎麼對待朋友。


既然我都做了最大的讓步,你也做不到,抱歉,我同樣也做不到維護你這回事。
公事公辦。







P.S.今天晚上再趕給我已經來不及了,不是曹巍都要幫你做了嗎?從這篇網誌送出去的這一秒起,我告定你。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