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面白牆沒有生命力。
全然死寂的,等待誰來為它填上數據以外的色彩。
那張空床沒有吸引力。
木然而寂寥,祈求下一個主人能持續供給它溫度。

隔壁床是個男孩,我看他像看著妹妹;
為了拋棄病痛而忍痛。
隔壁沙發他母親,我看她像看著自己;
為了守護希望而等待。

漫漫的一天在看著她小點滴中抽血大檢查中渡過。
陪伴我的是她笑顏如花,我懷中的貓娃娃,接不完的慰問電話。
過得,也算快。
一通來電顯示讓我笑開了臉。
簡單的問候,情人間的語言,在學期結束後更顯珍貴。
三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呵。
沒有你在,我不習慣。沒有你在,我不喜歡。
走著沒人牽我,坐著沒人抱我;
前方沒有你背影,轉頭沒有你笑容。
沒有你,我不習慣,我不喜歡。
原來台北跟桃園距離很遠。

要去墾丁。

瞬間,我們的距離不只很遠而已。
措手不及,你就要離我三百公里,一個星期。
突然變得好孤獨,突然變得好想你。
突然我有衝動,想去墾丁找你。
旁邊床上的累躺了的小女孩像在提醒,責任義務不盡不行。



這個晚上,我沒睡好。
或許是因為那面牆缺少生命力;
或許是因為那張床缺乏吸引力;
或許是因為我睡的沙發太過硬;
或許是因為我們有著長長距離;
或許是因為你離我太遠我感覺不到你;
或許是因為,
沒有你,我不習慣,很不喜歡。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