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點半,搖搖晃晃的從床上醒來。
我知道我醒不過來,就像無法睡熟一樣。
嘛,也對我的心臟有點影響。
醫生建議我去看身心失眠科,感覺像是心理醫生,讓我默默產生一點點抗拒感。

 

 

大概是感冒又大發作的關係,才會連洗澡都腳步虛浮。
拖著回到桌前,有種隨時會暈倒的感覺。
但是我很清楚我在告訴他什麼。
那些意外得知的事。
嘛,反正沒人要我保密。
而且要不是他真愛她,打死我都不會說的。
只是說出來到底有幫助還是徒増困擾,就不是我的問題了。

 

妳護全了他幸福的可能,但如果他的幸福是妳呢?

 

嘛,說到底我只是見不得人傷心就又多管閒事了。
真是爛個性。

 

 

--

前陣子發生了某件事,讓我很想鄭重聲明。

 

不管你是誰,是不是她愛的人重要的人保護的人
傷害我珍視的人就該死。
憑什麼無視她的心意還拿她跟不熟的人開玩笑?
再一次,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嘛,我喜歡徹底掀人家的瘡疤當做報復。(微笑)
尤其是逃避的事不想面對的事。

--

 

 

嘛,感冒真的很糟糕。

這個冬天的第三還第四次,每一次都是兩三個星期,我根本沒有好過嘛!(翻桌)

從鼻子到喉嚨從喉嚨到鼻子,好一個循環啊。

唉,累了,不打了,晚安。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