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好了一點。

不是全然的麻木,可以玩,可以笑,可以正常應對。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正常。

胸口的黑洞停止吸引,就單純只是個洞了;只要不想起他的死。

 

 

回到外婆家,其實並不是很愉快的。

我不喜歡有人一直重複同樣的事情,一年一年一年就見一次,生氣什麼恨什麼,要對我說的只有這些嗎?

我不在乎誰對誰錯,再也不在乎了;只存在現在這個現實。

我說你看,你看看,最後的結果就是四個小孩背後只有爺爺奶奶姑姑,就是這樣。

沒有其他的了呀。

我放棄那些因果了,對於已經消逝的過去插入變數又有什麼用呢?有什麼意義?

去想改變那些已經被改變了的事情,有什麼用?

保持聯絡,說得好聽。怎麼個連絡法?要聯絡什麼?繼續重複同樣的事嗎?

真的有心,當初判監護權的時候就該出來參一腳,這些日子就該有所行動,而不是坐著看戲。

已經夠了。

 

 

其實到外婆家都還是黑洞狀態,睡不能睡,醒不能醒,唯一的感覺是痛楚和碎成片片。

直到看見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張中瑋。

每年見一次面,只有大一兩次,推甄前他陪我去看文化。

問問近況是少不了的,不好意思的是顧講話讓他把碗筷放下。

我說這是怎麼了?大家都要拿東西餵我,嫌我不夠胖?

聊兩個小時他不停拿餅乾,像餵小動物似的。(笑)

直至此我才真的暫時停止墜落了。

忘了傷口,只是聊阿聊的聊學校聊未來打算。

我想我需要的是這個。

在療傷時不需要熟人,不需要知道他的人,只求一個半熟的朋友,又有來有往不會聊到冷場的。

天哪這多難找。

可是真的要謝謝他,即使他還是不會知道這件事。(笑)

把我帶回來,我很感激。

柯偉晟在後天回桃園前大概都不知道,但我要你明白沒說是因為說不出口。

你的聲音始終是我的依靠和慰藉。

沒有你,我的正常也許崩毀不復見。那麼我妹應該會遵守幾年前說的,將我送進精神病院?(笑)

謝謝你在我身邊,讓我的生命是兩個人,而不是獨自承受;就像我愛你一同愛我。

也很謝謝沒有人說什麼試圖安慰,即使你們有可能只是因為沒看見。(笑)

就讓時間來做治療罷。

一個安靜,緩慢但並不刺痛的治療。

 

 

 

鏡子小姐的簡訊我不想回,那好痛。

不過這筆帳就算在我身上,不要緊。

.告訴一個瞎子你以前曾看的見有什麼意義?就像對米田共說你還像以前當沙奇瑪的樣子有用嗎?

我只是,並不真的懂。或許是不想懂。但不管什麼原因,都改變不了結果。

只要靜下來,就不會有事的。

 

 

 

 

--其實,我想他沒真的離開。一直覺得身前身後有個輪廓,背後有人。

--只是幻想罷。讓自己忘記事實而已,一如現在在做的。

 

這,絕對不是要在最後講鬼故事。

 

我只是,在遺忘。像他曾經交代的。

眼神和心的空洞可以慢慢填實,只要沒人再提起,我會記得要忘記。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OKOROU
  • 原來你是文學組的阿
    我有同學大學是妳們文大創作組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