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桌上,於是她靜靜離開。空蕩的寢室就剩我一個,和那隻不知道可以從窗戶飛出的蛾。

 

 

 

不是不說再見,心跳亂得很,沒休息一下不能平靜。

或許只是需要睡覺吧,睡一下就沒事了。

睡醒,也許那隻蛾早飛離牠自認的牢籠。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