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固定吃的一堆藥物。

看了就厭煩。

 

當然我也可以放棄治療,最糟就是不孕。

沒有小孩子又不會怎麼樣。

小姑姑說:「才二十歲你就要當個藥罐子了嗎?」

大姑姑調笑的說,這就是種不好,種壞壞種。

所以我可能會不孕妹妹心臟破洞甲狀腺亢進。

我笑了,然後從此拿種壞來消遣自己。

至少感覺不那麼悲哀,不是因為我衰,就只是種壞壞種。喀喀。

 

 

 

如果想哭,只是因為神眉裡小廣和他投胎的媽媽重逢,他哭了所以我也跟著哭而已。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