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間,接到的電話或MSN會來敲的人大多是來問範圍啦問內容啦反正是問問題的。

不過這個人呢,至少我想左傳他不會來問我,那個遭我萬年怨恨的女人和她男人應該會告訴他。

所以我也輕鬆的接起電話,想著大概是前一天論孟他沒來所以問點名的吧。

 

 

嗯,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哪,如果我告訴他左傳的範圍,就等於我親口告訴那個女人和她男人。

很幼稚沒錯,但是我厭惡這種事情。至少再轉過一個人,我才願意。

但其實惹火我的,是語氣。(笑)

 

那客氣中帶疏離及一點點害怕的語氣。

 

感覺是「哇啊這個人不知道會不會告訴我耶好可怕」,又或者是「沒什麼交情耶問她好尷尬」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這樣想,但是語氣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打電話請髮夾幫我,他聽了之後說:「喔,被洗腦了吧。」

這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令人痛恨厭惡。

 

我和她之間就像隔了一片太平洋,沒有人可以過得來,沒有人可以過得去。

我容忍任何人在海中游泳,我也容忍任何人可以是我的朋友也是她的。

那無所謂,我討厭她並不代表連和她做朋友的人都要討厭。

可是他從我的港渡海登了她的岸,還用那樣疏離的口吻向我索取「朋友應得的利益」。

人和人之間利益互換才會存在關係,朋友是因為可以交換且提供快樂和支撐才稱為朋友。

這是最現實,我最不想用的說法,但當你不跟我交心,憑什麼向我索取利益?

我當這個人是朋友,他當我什麼?

就是狠不下心,狠不下心說「自己想辦法」。

真的是極端厭惡自己淪為利用工具的樣子。

就是一個會去上課,會聽課會抄筆記的工具,專門提供考前用的是不?

 

髮夾他啊,也曾因為這類事情惹火過我,借了我的左傳轉身背對我又借她的。於是那次考試我發了很大一頓脾氣。

但是他從來沒有背棄過我,總說我是「麻煩的丫頭」,卻從來沒有背棄過我。

這三年來,不管他和她維持什麼樣的交情,他始終是陪在我旁邊的。

不管多麻煩,就算是這種想拒絕又不忍心拒絕,自己懦弱造成的兩難,他說:「好,我等一下幫你搞定這件事。」

明明我對朋友付出的情感是一樣重的。

為什麼其他人全作鳥獸散了?然後一個一個,只有想利用的時候才來。

 

很不公平。

 

我承認這傷我傷得很重。

星期三中午接完電話,請髮夾幫忙之後,老子課上自己默默的哭了。

每掉一滴眼淚,那位曾經是朋友的人在我心裡的影像就淡掉一點;直到朋友區內再沒這個人為止。

但那就像是用鹽酸洗過,留下的疤痕猙獰,過了這幾天還沒癒合。

又有什麼辦法呢?

 

如果說那天前我看到聽到她總會噁心想吐,徹底的怨恨這個人,

現在就是完全沒想法了。

我累了。

從她背叛我,讓我明白怨恨的滋味開始,背棄的人就絡繹不絕。

其中甚至有相信流言就跑過去,又回來說自己被騙了的。(笑)

要走的就走吧,我不稀罕。

這種背棄也只是證明哪些人的價值更低而已。

 

 

 

 

但是,

很久以後我會想念,一年級大家一起瘋著玩一起笑的日子。

很久以後,我會想念那個剛轉進班上就對我笑得爽朗,認真對待任何事情的曹巍。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