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狀況是低落到一個點,暫時應該不會再更低了。

恐懼,厭惡,疲憊,交叉出現著。

還有不論什麼時候都不曾消失的,空白。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數日子的,甚至連數都數不出來已經過了多久。

每一小時,分鐘,每一秒,只要我獨自一個沒有人要求我做什麼,就是空白的。

大家掙扎著唸書,考試,我也報了,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有必須一定要做的事,大四了,要打算未來前程,可是我只有一片空白。

就職嗎?升學嗎?那又怎麼樣。

找不到自己的價值在哪裡。沒有夢想也沒有理想,加諸在我身上的只有責任和義務。

還有一次又一次,厭煩又恐懼的回診和超音波檢查。

我活著是為了什麼?

乾脆這一次就檢查出什麼大腫瘤之類的讓我解脫算了。子宮裡有一個小的,據說沒大礙,前天去檢查腎,不知道會檢查出什麼鬼東西。

那天突然的昏黑差一點就昏厥過去,掙扎著把持意識扶著牆支撐兩腳無力。

因為疲憊的身影不是誰想看見的我。

可是我支撐給誰看?為了誰而支撐的?就算我死命站起來,也只是更加讓人看不下去吧。

 

 

不過,討救兵也是沒用的。

沒有人會來救我。

這些已經得到足夠證明了。

我累了啊。

疲累於索取依賴然後被斥責拒絕。

是,我的說話方式大概永遠都是這樣,自我厭惡自卑懦弱。所以活該一輩子討不到。

所以沒關係。

 

 

心臟痛得發麻。

其實從死去的那一晚開始,翼就從來沒有真的活過來過吧。

從那個黑洞開始吸引,剩下的就只是一個殘影。

一個我極力想維持的殘影。

所以沒有辦法真正讓誰喜歡上她。

從來都不是我不要誰,只有別人不要我的份。

恐懼濃稠沉重深化成自己一部份,於是我只會更困陷在文字裡而已。

所以就,算了吧。

被討厭被否定過後,翼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就算殘影仍舊掙扎想生存,持著一絲希望等待。

 

 

這一次,我會慎而重之,埋葬她。

 

 

 

--還有期待是我死得不夠徹底,哪個誰再來補我一刀吧。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