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長一段時間沒寫些東西,我承認平常都在發呆。(掩面)

因為文字對我的影響力很大,所以盡量不要碰不要看不要寫不要想。

不過離最後一間考試還有十八天,而且有些事情帶給我一點感想,覺得是不是該自我表述,終結猜測和假設?我的思考邏輯不同於人類(?),要解釋是需要一點力氣的,不論能不能理解,都非常感謝願意看的人和付出的關懷。

 

 

 

 

開學一個月(竟然剛好)以來,一些事情大家看在眼裡,我不知道多少人知道詳細情況,但是連身為底標的阿妮都察覺到氣氛不對了所以就假設大家早就看出來了吧。(被阿妮揍)

 

那是我做出的決定。其中的一些緣由也不需要做過多說明。

請停止想像,沒有人有錯,這個結果不是任何人造成的,也不是為了灑狗血而開篇新文章,我只是想說明自己怎麼看待這個結果跟後續處理。

 

 

我們導師王俊彥教授在上星期聊死刑的時候說過,不論是儒釋道三家或者基督教文化圈甚至回教,對於死亡的定義都是生命的一個新開始而不是單純的結束。

我並不是單純的結束了這段關係拍拍屁股走人閃得老遠,這結果對我而言是我們之間關係的一個新開始。

走得太近,把彼此困住,狹隘的空間和重複的迴圈僵局,我不希望自己眼裡會看到這樣的畫面。

所以我先退開。

眼裡看到的好像再也不是真實的彼此,而是自己認為對方應該是什麼樣子,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當然我被傳統的家庭教育成宜室宜家的女人(懶得整理房間還有膽自褒),人生最大的夢想就是當個平凡的家庭主婦,甘於被約束,但是我討厭制約,也討厭自己制約另一半。

 

對我來說,這個結果是人生歷程成長的一部份,是讓我學習愛人的契機。

 

即使要揮劍很痛苦,要面對自己很痛苦,要面對他的傷心很痛苦,夜半墜入過往的時候很痛苦,我依然認為這成長是有必要性的。

 

我從來沒有逃避過,每一次的相遇都沒有逃避。

但是傷害了對方那麼深,我當然不會以為馬上就能變成朋友。

一年,兩年,五年,十年,當可以重新看待彼此,如果還會心動,我並不拒絕再牽手的可能。

 

 

 

哈,要說吃回頭草嗎?還是要說太自私?

不好意思,我的大腦結構和人類差距有點遠。
當初為什麼會愛上彼此?人的本質不會變,真心去愛的曾經也不會變,那為什麼要被說是吃回頭草?

在迷宮中失去方向,分開行走也不失是一個選擇;在這個岔路揮手,不等於不會在下個岔路相遇。

只是在這個階段,不論是暫時或是長久的分離,對現在的我們,至少對我而言是重要的。

 

阿妮說這才是成熟的愛情,有冒險有成長,但這只是我的一己之私。

說不上成熟啊我,還只是個任性妄為的孩子,如果夠成熟,當下一定可以處理得更好,可以避掉大部分的傷害。

但我只學會不執著,還沒學會全然的保護對方。

髮夾說我是勞碌命加賤骨頭。雖然很想反駁,但我的確只懂得走荊棘路,又是隻刺蝟,於是結伴的人也滿身傷痕。

 

 

 

扯遠了,因為我多少有點生氣被看待成膚淺的女人,也對幼稚的自己感到無奈。

 

 

 

我只是想表明立場跟想法,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個休止符,也是新樂章的開始。

如果在重新看待彼此之後還有愛上對方的機會,我很正面的看待這樣的或者相對的其他可能性。

所以,請別認為我會遠遠逃開,這對我來說太荒謬也太離譜;

也別太傷感了,親愛的阿妮。

隨緣,我們的緣分也許在這個時間薄弱了,卻不代表未來會完全斷絕,隨緣。

如果最後選擇的依然是不同的路和伴侶,我給予的祝福真心必然百分百沒有芥蒂。

這些都只是自我想法,如果他想斷絕,那也是緣的一種表現方式,我不會介意。終究只是緣和因果。

我的中心思想是真實,追求真實的人定要有肩膀擔負代價;我很明白也願意扛起自己每一個決定的代價。

 

 

敢發這種文章我自己也有心理準備,能接受的人我很感謝,不能接受的人也謝謝你們有這個時間看完。

我不想被誤會卻不做出任何說解,朋友是坦誠相見,這一篇,是為了「我的朋友」而花了一個半小時寫的。

阿妮忍住沒掉下來的眼淚,對我來說非常溫暖......雖然夾了一點無奈。XD

謝謝妳,還有那些願意接受我這個外星人成為朋友的人。XD

 

 

 

 

 

 

 

 

就算心酸,也是一段美好的記憶。我很想念,但回憶會改變記憶的真實。

一向都很害怕寂寞,如果屈服在寂寞和習慣之下,那才是真正的對不起。

絕不會變成那個丟臉的樣子,自尊心和驕傲不容許,我的認真也不容許。

不奢求原諒,但請快樂吧。

你知道的,不論是曾經的或者現在的,我多希望看重的人快樂。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