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SO HARD TO ACCEPT THIS.

BUT I KNEW THAT HSILI WAS DIED WITH HIM, AND WON'T COME BACK AGAIN.

 

 

 

 

 

.我知道自己並不愛他,只是這份影響太深,痛得太深。

 

 

.我不知道,這次需要花多久時間振作起來。

 一部分的我瘋狂喊著這一切都是假的,一部分的我漸漸死去,一部分的我維持正常。

 

 

.若是哭泣,就認輸了,代表自己相信他真的死了。

 我不哭,不能哭。

 

 

.躺在床上,就像心臟地方產生了黑洞,不停的不停的將一切吸走

 轉了側身,把抓得到的娃娃全塞進懷裡,或許可以抵擋一下--顫抖著心痛。

 

 

.夕璃.影魅
 諾佐.西澳提斯

 雛音
 啻流

 禎
 祉

 

 翼
 左

 

 

.「妳要不要認識諾佐啊?」

 

.「我想不到什麼名字去註冊,你替我想想吧?」「夕璃。」--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這名字,諧音他重視的自己小說角色。

 

.伴隨的影,追求的光。

 

.剝皮?剝指甲就不行了你。

 

.沒有如果,只有現實。

 

.枉妳喊我姊姊,最後卻只能跟妳說這些雜七雜八。妳要幸福。

 

.我們的幸福,都給妳吧。連我們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

 

.不能飛的蟬,等待著的是什麼?

 

.不準任何人侮辱我的小翼。

 

.他只是,想要你一句不會離開而已。

 

 

 

壓下眼眶濕潤,繼續打下去。

 

 

 

.如果我不在,請妳多照顧他喔。

 

.沒有如果,怎麼創造現實?

 

.羅公主和她的騎士。

 

.總是笑著的小夜和叫我學姊的秉榮。

 

.KYO,他的鏡子小姐。

 

.嘿,好久不見。我經歷了許多事,許多想法,許多脆弱,然後想起對你的最初,其實只是想要一個文字傾聽的對象。
 這個理由已經沒了,我為什麼還要那麼在乎呢?一如以往,我們就各過各的吧。

 

.妳根本不認識真正的我。

 

.一切從個自由飛翔的願望開始,在真正飛翔後結束。

 

.「我覺得,你就像艾莉絲夢遊仙境。」我只是不小心闖進了個夢境,卻誤以為可以變成現實世界。

 

.為我留了那麼久,苦了那麼久,愧疚那麼久,終於......結束了。

 

.其實我,沒有留下誰。

 

.活生生的禍端。

 

.哭了,就輸了喔?

 

.--不要!假的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他不會死!他知道我會痛苦愧疚他不會死!

 

.還給我。把那一切都還給我!

 

.其實,入中文系的理由,只是單純想看懂那個善操弄文字的人的文字。

 

 

.最後,我跟他說的最後一句話,竟是讓他痛苦......

 

.你這混帳,明知道這樣一輩子我都不會原諒自己。

 

 

 

我不需要任何言語,不要再提起他的名字,不需要任何過問來造成二次傷害,這次我先說了,可以嗎?

不管這需要花多久時間好起來,不管它究竟會不會好,關於這件事,我只想自己安靜。

寫出來不是為了傾訴,不是為了找個人說,只是告別。

告別四年來的一切。

無關愛恨情仇,跟一位過世的家人說再見,跟死去的翼說再見。

謝謝你給我的一切。

一路好走。

 

 

 

 

 

.大年初一,凌晨--「他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大年初一,下午四點「妳即使知道和他連絡會讓他痛苦,還是要跟他連絡......」

.我殺了他。啊哈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UNDEr THe rAIN aND SMILInG

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